涟漪SUVIE

【简介没法改了就这样吧】
(头像来自网络权侵删)

发现其实有事没事的时候不能光产粮还要多翻翻tag,以防万一在未来的某一天发现了惊人般相似的paro

彻底掉坑里了!!还是个无底巨坑——



我永远喜欢威诺希!!!!


(妈的磕了一整天的威佬

完了激动之下日了好心人的lof咋办,……这能撤回吗

撤回了还是有消息显示的吧害怕

只连点了三四个喜欢……这没啥大碍吧……(心虚)

……搁置了很久的lof消息手机不显示的问题现在也一下子暴露出来了


好慌

不行现在终于意识到了子博的缺陷,评论显示的都是主博啊怎么办困扰极了

手在颤抖

草稿。
Alice世界第一可爱谢谢

【凹凸乙女】跟他在一起,真好(1)



*乙女乙女乙女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短打注意
本来打算昨天晚上发的但是我睡着了(被打死)

金の场合时间
(后续会有瑞安雷嘉卡的场合的请组织放心!)
(摊)

——




“喂,金。”

你趴在床边抱着被子滚来滚去。

“怎么了?”

坐在床边的金发少年转过头来看着你,天蓝色的清澈双眼中写满了好奇与关切。

“我不开心。”

你停止了打滚,抱着被子坐起来望着他,又眨了眨眼把头埋进软绵绵的被子里。

少年愣了三秒,有点紧张又有点急切地看着你,好像初恋的小孩子一样不知道怎么哄女朋友开心而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他犹豫了一小会然后凑到你跟前小心翼翼地说:

“怎么了呀?”

有点不安又有点慌乱的声音使你觉得非常可爱,于是“哼”了一声后又埋得更深了。

被子真舒服。

你这么不着边际地想着,听着耳边少年慌慌张张的连声询问,咯咯地笑出声来了。

“到底怎么了嘛?”

他嘟着嘴,假装很生气的样子大声询问着。

你敛好脸上的笑意,从碎花小棉被里钻出来,也嘟着嘴说:

“没有人夸我!”

他愣了愣,突然“噗”的一声笑出声来,小小的虎牙露出来非常可爱,你觉得他太可爱了,恨不得拉到怀里揉揉,但是又装着很不高兴的样子,没有意识到你眼底的笑意已经出卖了你。

“你还笑!”

你扑上去掐了把他水嫩的脸,看他连声“疼疼疼”地小声叫着,你又假装着生气地别过脸去,别过去的脸上却是一幅得逞了的狡黠的笑。

“我来夸你嘛,你最棒了,你最好了,我最喜欢你了,你最棒了你最棒了你最棒了……”

他扑上去抱住你连连夸道,你“哼”了一声,但又口是心非地一把扑过去。

“哇你好重我要被压死了!”

少年被你扑倒在床上,大声嚷嚷着,但那满面的笑容让你怎么都恼火不起来,碎花小被子凌乱地盖在上面,手肘边是你配套的碎花小枕头,你隔着层被子挠他痒痒,他伸出手来阻挠,你们两个打成一团,又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跟他在一起,真好。
跟她在一起,真好。

【凹凸乙女】放课后的修罗场时间

*群里活动xx哇我我我掷骰子猜错了
@清灯夜安  小可爱点的梗ww
*ooc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
卡,雷,安,金,瑞,嘉×你的学院paro,修罗场。
*超渣的求不嫌弃qwq
*有引用时之歌的虚拟神明的歌词,安利这首,超帅的
(不知道为啥就想到来形容修罗场了xx)




————

“走吧!”

放课铃终于响起,你胡乱的把一叠作业本塞进书包,背包带子只挎了一边就走到那两个熟悉的座位间一把拍上两张桌子。

“嘶——疼疼疼。”

不小心用力过度了,你甩了甩纤细的手,手心有点发红,座位上两人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又都立马关切地询问起来,

“没,没事吧?”金发少年显然有点慌乱,轻轻抓起你的右手在手心吹了吹。

“小心一点。”冷漠着的少年语气中难得掺杂了些许只为你一人降价的温柔。

“没事没事。”

你轻轻摇了摇头,看金和格瑞紧绷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佯装大大咧咧的样子转身抛下一句“快点更上哦”就假装离开,背包带子却依旧只挎了半边,俩人匆匆收好作业本,提着包跟上了,你笑着转过身在金的头上揉一把,又踮起脚在格瑞额头上弹了下,看俩人愣着的样子又转过身去捂着嘴笑了。

你们三个家靠得很近,年龄又相仿,从小青梅竹马,放学一同回家路上这一段小打小闹的小插曲已是日常,有点温馨的日常。

你咯咯地笑着穿梭在放学的人群中,时不时转头招呼着两人走快点,银发的少年只是笑笑,金发的天使倒是依着你,再你后面追着跑着笑着。

“你们快点啦!”

你小跑着转过头去招呼了一声,发觉周围人似乎比刚才稀疏了很多,你并没有在意,时不时转着头寻找着两人,却没有注意眼前。

在你的前方几百米处某个恶劣的海盗头子与某个温柔却严肃的骑士大人对峙着,有点愠怒的家伙依旧彬彬有礼的无视着对方的挑衅,表面言辞温和的一言一语却如冷箭般正中靶心,旁边站着的看似温和无害的戴着帽子的少年虽然一直沉默着,但抛出的任何一句话都杀伤力十足

奔跑着的你猝不及防地撞到某个高个子的正暴躁着的家伙的身上。

“谁啊?”你有些郁闷地挠了挠头,听见上方传来一声极不耐烦的“啧。”

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你又听到另一个人关切而温柔的声音。

“小姐可还好?”

这令人难以忘却的独特的措辞和温柔的声线让你立马醒悟过来。赶来的格瑞和金看到的一幕便是素以温文尔雅著称的安迷修以一个礼貌且得体的姿势伸出手把你从地上扶起来,再用修长的手指从口袋里取出叠的方方正正的印有花体英文的手帕给你拂去头发上的灰尘,又微微弯下腰把你略为凌乱的衣装理了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此刻若有月光倾泻而下,便是一对佳人才子的最好写照。他过于温柔而暧昧的动作使你脸上微微泛红,却没注意到温度俨然已经降到零点。方才站的还远的金和格瑞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幽幽地凑到跟前,幽幽的看着,一旁本是凑热闹的卡米尔默默把帽子摆正,拉好毛巾,目光也如出一撤的格外幽深。

站在一旁的原万恶之源雷狮雷大总裁好整以暇的看着,冷冷地“啧”了一声后把安迷修这个现万恶之源拽着着推到一边,又低下头凑到你跟前,玩味地笑着,

“刚才你撞到了我哦,怎么赔偿?”

他深紫色的眼眸里充斥着的是不可抗拒和一点点的玩味与恶劣。让你不禁打了个冷颤。

“大哥不要总是欺负女孩子。”

卡米尔的声音透过他的红围巾打破周围的冷彻,让方前目光幽深的俩人反应过来此刻的重点应该是照顾你,于是也快步走到你身边后入为主地围着把你护在中间。

格瑞冷漠地无视了雷狮的可怕的眼神和卡米尔微冷的一瞥。

金朝着目光复杂的安迷修投去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一笑。

你总觉得气氛有点诡异,但是又什么也不敢吱声,你隐隐有种“万恶之源”的帽子已经被移到了自己头上的错觉。

“不要不知好歹。”左边的少年冷冷一声。

“不许欺负她!”右边的少年也大声喊道。

“在下……”

刚想关怀你一下的安迷修话还没说完就被卡米尔一句“你也不要轻举妄动”打了回去。

千夫所指的雷狮倒是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脸上写着的就是两个狂草的“狂妄”二字,“还没说怎么赔偿呢。”他抛下这么一句。

你突然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头,于是开始想方设法使脱离困境,看到边上一个熟悉的同学走过的背景,头脑一热觉得别管这谁,用像“明天小考怎么办”“作业太多了”这类的话题就浑水摸鱼过去算了,没怎么仔细思考就伸手拽住了后边路过的同学。

“渣渣你干什么。”

那人转过头来,小小的包子脸上流露的完全不是可爱或者善解人意,是暴躁!比雷狮还要可怕的暴躁!

你倒吸一口冷气。

他皱着眉头环顾了四周,全然无视周围众人投来的充满敌意的目光,往人群中挑了个最弱的金到一旁质问从头到尾。

[金:mmp]

[你:(捂脸)]

明白了前因后果后,这个叫嘉德罗斯的暴躁的小孩,“切”了一声后突然霸气地说:

“渣渣是我的哦,谁都不许抢。”



黎明前回响雷声,空气中躁动在发生。




格瑞的脸阴沉了起来,却一言不发。

金难得的紧紧闭上了眼睛,攥紧了拳头。

卡米尔突然拉低了帽沿。

安迷修一贯的合格微笑莫名开始有些惊悚。

雷狮他……

你别过头去没敢看雷狮的反应,觉得不是脸黑到准备提着锤子上来干就是冷冷的笑着,周身电闪雷鸣的那种。

一触即发。

“那,那个……”

你悄悄地吱了一声。

“嗯?”

“怎么啦?”

“公主殿下有何事?”

“怎么了…”

“咋了渣渣?”

“……”
“啧。”

所有人异口同声,但是某个记仇的阴沉家伙周围依然电闪雷鸣着。你害怕地抖了抖。

雷狮突然走进你身边,周围人防范等级瞬间提高。格瑞走上前拦在他前面。金悄悄拉着你的手安慰你。卡米尔做好了随时劝下他大哥的准备。安迷修举起了双剑。嘉德罗斯掏出了棍子。

你感到非常害怕。

只见雷狮没再继续靠近,只是隔着人群朝你抛下一句“赔偿以后可得慢慢算。”然后又自顾自地离开了。

等一下。

卡米尔突然开始了思考。

大哥再这种情况下突然离开看似好像放手了其实最后那个举动是在向所有人挑衅看似走了之后机会比我们要少但是因为之前的意外事件这样反而结下了梁子反而今天过后以后大哥还能有正当理由再继续所以大哥其实是增多了机会又给留下了一个宣誓主权的霸气狂妄的映像所以反而比动作都差不多的我们几个要多了很多优势……

所以!现在!不能破坏平衡……

你望着卡米尔异样地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并不知道此刻他的内心在想着什么。

只见他突然从人群中脱出并快速追上了雷狮然后朝自己抛下一句“以后再聊吧”。

安迷修突然皱了皱眉。

啧。

雷狮海盗团的人一定不知道又再打什么算盘。

他只要能随时保护在公主殿下身旁就好了……

于是他朝你走来,单膝跪地,提起你的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不早了,公主殿下,再会。”

格瑞细心地注意到这个温文尔雅,比其他人优势更多的骑士安迷修对你的称呼从“小姐”变成了“公主殿下”。他抿了抿嘴唇。

金有点害怕地扯着你说咱要不要先跑……

你在心里点了点头,感叹到自己找到了知音,但表面上并没有说出来,佯装严肃地时不时瞥一眼嘉德罗斯看他有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嘉德罗斯此刻非常的生气,但是又不能怎么办,单纯的他自然没想到那么多,只是在心里感叹到没意思了。

你继续瞥了他几眼。

不知是注意到你还是终于想清楚了,他走向你,丢下句“渣渣再见”就也走了。

你长舒一口气。

于是你先安抚过来格瑞和金俩人,然后假装和平常一样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然而你不知道的是大战一触即发。

“下次绝对不会这样了。”

六个人在你不知道的地方这样异口同声着。











【瑞金/深夜60分】盲与痴

*瑞金深夜60分活动@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主题【眼睛】
*ooc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
*我的瑞金里比较甜的一篇了(划掉)
*日常放飞自我系列第二弹




————

“格瑞,格瑞,起来啦。”

他听见耳畔有人在嘀咕着叫自己的名字。

他挣扎着想睁开眼睛起身,还没反应过来眼眶中就是一阵刺痛,他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却闭着嘴一声不吭。

“啊!格瑞你又这样了!”

身边的声音变得焦急和无奈起来,他感受着这声音中的关切。

他又忘记了,他的眼睛,已经瞎了。

身边的少年走远了一会又走进他身边,太近了,感受着他的鼻息格瑞觉得他们之间大概没有几公分的距离,要是他的眼睛还和以前一样就好了,这样他就能凑近那个少年但又保持距离不贴上那个少年,然后再这样在他额头上弹一下,看他脸红与慌乱的可爱样子。

但是现在不能了。

格瑞默默的想。

金把缠绕在他眼前的旧绷带解下收好,那一瞬间他的眼前似乎有了一些光亮,使他产生了一种自己只是暂时性失明的错觉。

不对,自己的眼睛在当时就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伤口早就恶化了,血都流尽了。

被那个家伙,那个家伙……

他心中涌起一阵愤懑,但是转而又叹了一口气。

刚才的光亮只是是眼球在绷带压迫下得到解放后的错觉罢了……

金用方才拿来的崭新的绷带又给他捆上了,格瑞明白这样是防止细菌感染发炎的每日必备措施,但心中的哀愁就是久久不能散去。

金扶他起来,他虽然休整了几个星期,但身体却还没适应在黑暗下行动。金帮他穿衣,帮他洗漱,亲手喂饭给他。格瑞有一种感受到家庭的温馨一般的短暂的感动。

只有金,这个可能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少年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姐姐也不找了,大赛也不顾了,每天的忙碌也只是为了让格瑞不至于名次掉太多,至于自己,他从来都是放在后面考虑的。

真傻,你要是不在了,我也就不必留下了。

格瑞这么想着,下意识地想温柔的看着金的天蓝色双眼,在猛然发觉自己是不可能做到了之后,静静地别过了头去,只是朝金发少年调侃了几句,便不再吱声。

金也有些黯然。

自从那之后,他对于情感自然也敏感了许多,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出于责任心还是出于什么粉红色的情感因素…总之,格瑞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都默默放在心里,而不是看在眼里。

既然他看不见,那我也就不滥用自己的双眼了。

金这么想着,他开始尝试闭着眼睛生活,不知是为何,闭着眼睛和格瑞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更能够知晓他的心意了。

但是因为凹凸大赛不允许退赛的缘故,格瑞的伤虽然用巨额积分换来了正规医治,但排名也一落千丈,因为伤势只得呆在和平区,只好由和他组队的金在外赚积分。

这个傻瓜。

格瑞叹了一口气。

“不用管我的。”

他望着,啊不,感受着金又蹦蹦跳跳去打怪刷积分了,低声说了一句,金大概是没有听到了。


——

金的日记上有写着这样的语句:

格瑞的眼睛真好看啊,紫色的,我也好喜欢啊,虽然我的眼睛也很好看就是了!(叉腰)


落款是两个月前了。

前后的一些琐事要么被涂改到无法分辨,要么就是只留下一道丑陋的裂痕,不翼而飞了。

只有这一小句还完好无损,十分突兀。


距离这句最近的是两周前的一篇很长的文章:



致格瑞:

你好!啊不这个大概是不用的…

(后面有一段被谁重重的划去了,只能依稀分辨出“对不起”“连累了”“明明本来”“星星”“血”这几个零星的字眼)

我知道你肯定很难过的,我也很难过,但是你不能看着我的眼睛判断我的喜怒哀乐了,你大概也是不能看到这封信的了,不过我可以读给你听,啊不对,我绝对读不下去的……

格瑞,你知道吗?从我们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你了,因为你的眼睛,真好看呀,现在想想还觉得那一瞬间很惊艳,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有紫色的眼睛呢!姐姐说你是别的星球的,是不是那个星球的人们都有这么好看的眼睛?但是我坚信你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就算蒙着白布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字歪歪扭扭的,写到这段最后一句时已经快要让人认不出来了)

格瑞我一定会照顾你的!我会给你报仇的!虽然我那时昏过去了没能看见是哪个混蛋伤的你,但是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一定的!一定的!一定的!

(后面一页写满了“一定的”)

格瑞你一定没事的,一定可以治好的,一定不会被大赛淘汰的……

我真的好想你啊,虽然你以前一直不怎么跟我说话,但是我一直看着你的表情想像你说的话!但是现在被白布蒙着都看不出表情了,你也不说话,我真的很伤心……

我会照顾好你的!告诉你个秘密,一个姐姐听了要打死我的秘密

(后面那个词被涂得只剩一团黑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然后这封信就这么突然中断了,署名日期都没标,有几页像被水泡过一样有点变形。

格瑞看不见的,因为他是盲,他的眼睛不再会绽放光彩,至于金,他是痴,痴迷于他,以至于眼睛有些失明。

——

你问后来发生了什么?没什么,他们两个就像前面写的那样生活着,格瑞后来不需要蹦带了,但眼睛是灰白的,不会流露出温柔了,他看不到身边的情愫与温暖的,金和以前一样一幅开开心心的样子,只是变成了假装的,心里的哀与恋都无法倾诉给那一双灰白的眼睛。

然后后来大赛进行到只剩下一些人的时候了,金一个人没法让两个人及格,两个人淘汰回收了,在姐姐的哀求下大天使长把他们俩放到了一起。

然后故事就结束了,没有任何一双眼睛可以看见金的日记的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但是用心可以看见。